首页> 玄幻奇幻> 田园小医妃> 大结局:顾承厌,咱们成亲吧

大结局:顾承厌,咱们成亲吧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    “花蝉衣,你别太过分了!!”开口的还是小然,她此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上一瞬她们还在暗讽花蝉衣没人要,下一刻顾承厌居然来了!这脸打的未免太快了些!

    顾将军是眼瞎么?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,他回来找花蝉衣做什么?

    只是花蝉衣这般不识抬举,顾将军一定不会再给她好脸色了吧,毕竟这可是顾承厌啊!一定会的!!

    小然存着侥幸心理,暗中握紧了拳头,谁知顾承厌今日中了邪一般,淡淡一笑道:“好,我日后还会继续努力……那,我能落座了么?”

    众人直接傻眼了,这般言听计从的,还是杀人如麻的顾承厌么?

    花蝉衣沉着脸没答话,却让下人添了两幅碗筷。

    其实花蝉衣已经不生顾承厌的气了,不过就这么轻易原谅这个糊涂蛋,未免太便宜他!这药怎么让他日后好好待自己呢?

    花蝉衣存着些小心思沾沾自喜,却又忍不住心想,自己一直冷冻着顾承厌,他能坚持多久?

    花蝉衣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坚持,便是整整一年。

    花蝉衣倒也并非真的闹了一年,二人关系早就缓和了,只是她每日太忙了,原来教人比自己学医的时候还要累,巴不得将自己的学生全部教成名医,因为,花蝉衣忙到觉得成亲嫁人是件累赘事儿,反正和顾承厌之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,成亲的事儿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然而顾大将军却急切的像个嫁不出去的姑娘,想要花蝉衣给他一个名分,这一年来表现的别提多好了,花蝉衣说声渴便立刻递谁,喊声累便给她捏肩捶背。

    这下谁都知道,花蝉衣不是什么没人要的抛头露面的女人,她背后的男人可是顾将军!

    只是可怜的顾将军,不知道何时才能得到个名分。

    四月,春暖花开之际,花蝉衣教导了一年的学生有几位小有所成的了,花蝉衣也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顾承厌见这是个好机会,和皇帝简单知会了一声,便自作主张的给花蝉衣放了一个月的假。

    原本花蝉衣对他这暴君般的行径表示不满,顾承厌答应这一个月带她四处吃喝玩乐,花蝉衣这才满意。

    确实也该好好歇歇了,翌日启程时,顾承厌道:“咱么去哪玩儿?”

    花蝉衣顿了顿:“先回花家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顾承厌愣了下:“回那破地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回去嘚瑟一下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花蝉衣嘴上这么说着,其实自己心里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突然想回那里看看,或许真是突然矫情,想去回想一下过去?

    顾承厌无奈的摇了摇头,却还是驾着马车往花家村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,一路风景怡人,花蝉衣正掀开车帘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,一辆马车突然和他们擦肩而过,花蝉衣只是和驾车人打眼一扫,对方便停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顾承厌,停一下!”

    花蝉衣也连忙下了马车,她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再次遇见老熟人。

    “景池,莫仙儿……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对方正是当年的景池和莫仙儿,莫仙儿如今见到花蝉衣仍旧有些心虚,讪讪一笑道:“蝉衣,你如今的事我都听说了,恭喜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景池哈哈一笑道:“我就知道蝉衣吉人自有天相,是个有福之人,不过,你也别怪仙儿了,她当年虽然糊涂,可也算阴差阳错的促成了你和顾将军这段姻缘,便算她将功补过了可好?”

    花蝉衣和顾承厌对视了一眼,不解道:“什么意思?我和顾承厌,和当年之事有什么关系,难道?”

    莫仙儿道:“那晚将军的几个朋友有心想让我陪将军,便使坏给将军下了药,谁知将军便不见踪影了,后来我才得知,那夜去你房中的不是其他客人,就是顾将军!”

    花蝉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呆若木鸡的看着顾承厌:“是他?”

    景池也有些吃惊:“原来你们不知道?我和仙儿还以为你们二人早就知道了,所以才……早知如此,我们便早该去知会你们一声的,不过既是如此,更证明了你和将军之间是有缘的,我和仙儿先道声恭喜。”

    花蝉衣有些不在状态的同景池寒暄了几句,便告别了。

    花蝉衣和顾承厌二人心情颇为复杂的回到马车上后,驾马的顾承厌总算开了口:“原本我还一直在想当年那个混蛋是谁,不想竟是我自己,蝉衣,既然你那么早之前便委身于我了,不如咱们早日将亲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没人应答他,顾大将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继续驾车了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便来到了花家村外的小路上,当走到某一处时,花蝉衣再一次喊了停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顾承厌还是听话的将马车停了下来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蝉衣下了马车,四处看了看,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顾承厌笑了:“当初,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你的!”

    顾承厌愣了下,随后无奈的戳了戳她的脑袋:“你该不会是累傻了吧?咱们第一次见面哪里是在这儿?”

    花蝉衣也未解释,上辈子自己狼狈不堪的拖着断腿,在此处求他杀了自己的事历历在目,仿佛是昨日发生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花蝉衣却又清楚的知道,早就是些陈年旧事了。

    如今,自己的腿还在,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可怜虫了。

    身份地位,家世名声,这些上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,如今她都拥有了。最重要的是,还有他……

    “顾承厌。”花蝉衣突然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承厌转过身,此时暮色将至,朝霞晚来迟,落日余晖洒在他面上,渡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柔光,使得他一向冷硬到不近人情的面庞,此刻看起来也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花蝉衣笑着自怀中掏出那枚玉佩:“你这玉佩我也收了一年多了,看在你最近表现不错的份儿上,择个良辰吉日,咱们……成亲吧!”

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